0%

自制力

自制的定义

自制力往往被理解成这样一种东西,为了实现某种目标,需要抵抗外部世界的某种诱惑,强制的控制自己用以实现目标的一种暴力手段。

缺乏自制的表现

缺乏自制的表现多重多样,比如:拖延症;“间歇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在做选择时总是做出错误的选择,对做正确的事情的恐惧,以及对做过错的事情的内疚。;不理性的行动;刻意的叛逆和反抗的行为等等

缺乏自制的现象和原因

对于缺乏自制的人,总会受到父母家人或者朋友的劝告,这些缺乏自制的人往往会有一种内疚感,认为自己做错了事情,并且或多或少对自己的本性感到失望或者感到羞耻。但是,他们感受到的并不是因为自己做了错事而内疚,真正接受的是自己的“原罪”,人的天性是堕落而下贱的,所以应该受到暴力控制。

一味的内疚和谴责自己是非常危险的,要认清自己行动和失控的原因,自己每一步行动背后的真正想法,分析什么是对的,什么不是对的,自己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如果让内疚控制了自己,要不就是进一步沉溺于失控的欲望之中,要不就会对自己机械的进行控制,而逃避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这也是芸芸众生受控制的模式之一,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你应该怎么做,于是他接受了,然后他长大了,接着对他的下一代和其他人说,你应该这样做,他们也可能会接受。一种病毒式的传播,依赖的是受害人内心对于自己头脑的不自信,对于自己行为的内疚,于是他们匆忙停止了自己的思考,从不问一下自己,我为什么要那样做?

那么是什么导致了某些人缺乏自制的能力呢?在我看来,缺乏自制的人,根源是源于对别人强加给自己的想法的反抗。一个人会因为倔强而倔强吗?真正的倔强就是坚持自己的想法甚至是困惑。

当一个人在反抗他人想法的专制的时候,他在反抗什么?(1)反抗自己没有思想的信条。在某种程度上,冷酷的强硬控制可以理解成为一种暴力,而暴力是逃避思考的一种重要途径。人本质上是理性的动物,不需要循循善诱,不需要强制,不需要督促,不需要暴力控制,唯一需要的是使自己脱离无知。(2)反抗为别人而生活的道德戒律。在利他主义横行的世界上。自私二字已经成为了邪恶的代名词。在这种利他主义信仰下,关键不在于做什么行动,获得什么价值,在于受益的是谁,只要是除了自己的任何其他人,这个行动就是对的。这是非常荒谬的。没有任何人可以证明为什么一个人为了别人而行动是对的,而为了自己的幸福和快乐而奋斗就是错的。自私的本意是,只关心自己的利益,而不是没头没脑的伤害他人来获取自己的利益。人在本质上是自私的动物,这是客观事实,并且并不是一件值得羞耻的事情。人的行动力量来源于自我满足,自我实现,追求自己的快乐和幸福,这都是自私。但是自私是一种美德而非罪恶,由于人不得不依靠自己的努力来养活自己,那么如果关心自己的利益是罪恶(像利他主义宣扬的那样),那么渴求生存的愿望也是罪恶,因此人的生活也是罪恶,没有比这更邪恶的信条了。人要选择只为自己生活,并且不要任何其他人为自己而活。这是非常困难的,但是不做这个选择就永远无法做到真正的自制。

人是否需要自制力

首先,人之为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获取价值是得到快乐和幸福的必要条件,而人需要通过实现某种目标来获取和维护价值。从客观世界地角度来说,如果一个人想要达到某种目标,那么他的行动就绝不可能再是随心所欲的了,因为在客观的世界里,实现目标需要代价,并非有了愿望目标就会自动实现,而这个代价就定义了正确的行动和错误的行动。所以问题就在于人是否会自动选择去做正确的事情?

有一种观点是,人实际上并不需要自制力。有人认为,如果一个人的智慧能使他自己认识到某件事的错误,那么他就会自动地不去做那件事,换句话说自制力的本质是卓越的认知能力,一旦人拥有了卓越的认知能力,自制也就不再是必要的了。也有人认为,既然人活在世上,目标就是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人会自动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所以人实际上并不需要自制力就会自动做正确的事。也有人认为,当一个人经过长期的修炼性格、精神和养成良好习惯,成为了一个更高境界的人,那么他就不需要控制自己,会自动地去做正确的事情。这种观点通常也会反对人的意志力,认为“我决心”怎样怎样是错误或者不可能做到的。

我的观点是,人性的恶是绝对无法完全去除的,在人生的任意时刻,一个人都有自由去选择去做任意事情,这意味着,不管在什么时候什么状况下,一个人都可以通过自由意志去选择做错误或者邪恶的事情,从而证明了自制力的绝对必要性。而由于一个人的自制力是他获取美德的必要条件,任何攻击自制力的信念都是在攻击人一切可能的美德。不需要自制力这个观点的另一种说法是:“不要强迫自己”。这是一种相当邪恶的观点,由于一个人在人生的任何时刻都会有所谓的“善念”和“恶念”,人在任何时刻都不可能不需要选择就绝对正确,所以,绝不强迫自己意味着,放弃区分善恶,放弃对恶念的抵抗,也就是在善与恶之间选择邪恶。从另一方面说,人是没有“原罪”的,一个人的所有品德就在于他有意识的通过意志力,有意识的所做的决定。人有选择善恶的权利,并且这种选择本身决定了做选择的人的道德品质。举个例子,不存在某人“天生善良”,如果某人根本无法通过自由意志选择所谓“善良”的反面,那么这种所谓“善良”也就根本毫无意义,就像一个人不会因为他在呼吸或者血液在流动而被人称做“善良”。选择是善恶的基础,如果根本没有选择,那么也就无所谓善恶。从这个定义上来说,放弃选择或者说放弃强迫和控制自己本身就是绝对邪恶的事情。

因为人是在地球上生活的,所以想要获得自己想要的任何东西都需要理性的行动,而非不动脑子的逃避,因此实现任何目标之前,人必须有控制自己去思考,并按照自己理性思考的结果去行动的能力,越强大越理智的自控能力,就越能使一个人实现更高的目标,这也是发现并实现自我的过程中的必需步骤。一个人的自我也就是他自己的所有真实想法、独立思考和内心潜藏的真实愿望,而不是所谓的“感情”(因为任何感情来源于理智对价值的判断和承认)或“杀马特式的自我”(这种人会在网络平台上攻击别人,展现自己的“傲气”和“个性”,咄咄逼人却缺乏理智),而如果一个人的所有想法都是来源于外界的暗示和影响,所有愿望或是来源于别人的建议,或是试图使别人刮目相看,那么可以说这个人是没有自我的。寻找自我的过程也就是整理自己的真实想法和愿望的过程,也就是思考的过程。

一个人应该把什么作为自己的目标

因为一个人生活的目标就是追求自己的利益和幸福,所以人要选择只为自己生活,并且不要任何其他人为自己而活。而只有自己才能整理自己的思路,发现自己的内心,理解自己想要什么,这是任何人都帮不上忙的。并且,在确定了自己的目标后,还需要理智来确定自己的行动,把理智当做行动的唯一指导。

如何实现自制

一种极其常见的错误是认为自制是依靠冷酷无情的自我强迫(同样类似也有欺骗,引诱,奖赏,惩罚等等软暴力)。那么这就有一个问题,自我控制和冷酷无情的自我强迫有何区别?区别的重点不在于是否冷酷无情,或者人在自我控制时使用了多少意志力,也不在于人是否在强迫自己,两者真正的区别在于人是否真正理解并发自内心的接受了自制的所有原因。也就是说自我做出的选择和对自己进行冷酷无情的暴力控制之间的真正区别在于理性和暴力的区别。一旦人理解了自己自制的所有理由,毫无一丝疑问和困惑,那么他的行动就不再是冷酷无情的暴力控制,而是有意识的选择或者说利益的取舍,这和受到诱惑的程度没有关系,关键在于是否理解。

而这恰恰是大多数人的问题所在,大多数人的信仰都是暴力,而非理性。程度或者轻重有所不同,诊断你是否有暴力倾向的一个问题:问问你自己,你是否会无视自己的某种困惑?你是否会认为某个问题根本没有答案也不需要存在?无视自己的困惑,不尊重真正的问题,就是用无知来代替理性,而无知即是暴力的源泉。

那么,现在可以问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一个人不选择思考和理性,就选择暴力控制自己,他会成功吗?答案是,他冷酷无情的程度决定了他自我控制成功的程度,但同时也会使他变得有多无知。问题在于,这种自我控制的成功本质上是表面性和脆弱的。因为,人类本质上是理性的动物。如果人真的有所谓的“本能”的话,反抗暴力戒律的专制就是任何人内心深处的本能,其实这也就是反抗无知,理性思考是任何一个人内心深处潜藏的强烈愿望。

或许每个人都有一个强烈的实现“我要”的愿望,如果我指的的确不是简单的强大的意志力,那么这的确意味着,每一个人内心深处都有进行理性思考的需求,并有按照自己理性思考的结论去行动的强烈愿望,这意味着真正的自制不是来自于强制的暴力,不管来源是外界还是內界,其原因在于,反抗与自己的理性思考相背离的强加的戒律的专制是每一个人内心深处最顽固和无法清除的东西,不管他自己意识到没有,直到死亡,他人生的每一刻都在为了维护自己正常地进行理性思考并反抗他人的专制而奋斗,区别只在于,有的人明确地意识到了这点,有的人一生都没有意识到维护自己的大脑是一件正确的事:一会觉得是对的,一会又受到“良心”的压迫觉得别人是对的。任何无法认识到这一切的人,他的所谓自制,都只是冲动的行动,也绝对无法长久。同时也只有理性的决定可以持久,自制是行动的一种,因此不理智的自制,自己最终会发现也许是不必要的,因此会放弃这种自制的行动。

要拒绝一切形式的强制,拒绝无知和迷信的信念驱使的行动。对自制问题最好的回答:“当我认为他是正确的时候,我就会去那样做了。”永远不要对自己说:“我应该做”,或者“我一定要这样做”,或者“做这件事是公认正确的,而且对我也很有好处,所以我就应该去做它。”而是应该说:“我这样做是因为我的理智认为这样做是正确的”,或者“当我认为它是正确的时候,我就会去那样做的”。或者“我一定要按照完全的一丝不苟地按照,遵循自己的理智而行动”。自制并不是一种暴力。也许最大的错误就是认为人是天生堕落的物种,并且是需要强制的。

某种短暂或者不完全的解脱:立誓一定要去做某种事情,并在痛苦而自责的压力下,确实拥有了某种意义上短暂的成功自制。但是,由于这种自制是在痛苦和内疚的压力下驱使的,并且他仍然保有某种程度上的无知,他并没有解决真正的问题。永远不要内疚或者谴责自己的本性,只对自己的真正的错误感到羞辱。解决自制力问题的一个明显的错误方法是:使自己成为自我暴力的奴隶,不去问自己问题,不要去思考,单单只是去做。这种做法或许可以暂时带来良好的结果,但是这并不完美。

一个只有在带着强烈欲望和清醒的自我意识追求自己目标或理想时,才会感到自制是那么的轻松和没有任何困难。当一个人完全了解自己,并真正仅仅是在为了他自己的利益而行动时,自制力的力量是最强的,本来要求一个人为了别人的利益,别人的想法自制时,任何一个人都会进行盲目的反抗,而当这种反抗不是完全问心无愧也没有取得成功时,就会导致长期的矛盾,内心挣扎和痛苦。

如果接受了正确的自制不是通过冷酷无情的暴力来实现的话,下面自制的定义就更容易理解了:自制力就是贯彻理智的工具,也就是控制自己去做理性认为正确的事,并且不去做自己理性认为错误的事的力量。

实现正确的自制需要对自己大脑的极大信心和勇气。然而大多数人对自己的头脑都没有什么信心,比如总是觉得别人比自己聪明,觉得别人的意识高人一等。然而实际上,任何人都不会“本质上”比另一个人聪明。聪明人只是比笨人所做的思考和积累更多。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一个人可以理解,但是另一个人却穷尽全力却在“本质上”无法理解的东西,人类获取知识和智慧的方法都是一样的。要有勇气去遵循和跟随自己的理性,完全由理性指导自己的行动,这需要付出最大的勇气。匆忙的承认别人是对的是那么简单,而坚持自己的想法则是难上加难。按照自己理性,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判断进行的行动是永远正确的,也不用为之感到羞耻。如果犯了错误,那就太好了,这恰好给了自己认识正确和错误的机会。因为自己犯的错误比毫无保留地接受别人所谓的真理要安全得多,因为前者可以被改正,但是后者则破坏了区别错误和真理的能力。

综上

人的行为选择需要理性思考和判断,人内心深处的愿望是进行理性思考并且按照思考的结论去行动。所以如果人有“原罪”的话,这种“原罪”就在刻意停止思考,刻意忽视现实的证据的每一刻。无知,停止思考是邪恶的唯一来源。或许最难能可贵的是知识上的正直,绝不放弃对自己有疑惑的问题的思考,不承认自己了解任何自己不了解的东西,对自己了解的东西,绝不在任何情况下欺骗和误导别人。这种正直预示着思考的能力和对现实的诚实。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说,虚伪的定义也就是隐藏或者无视自己的任何无知。而只有做到知识上的正直,一个人才会光明磊落,不会再有负罪感。只当一个人是光明磊落的时候,才会拥有真实的自我;而如果一个人知错犯错,他一定会感到有罪,有负罪感,也就是哪怕只有一丝故意的邪恶,他也不会真诚的,也无法寻找到真实的自我。如果以知识上的正直来判断一个人的善恶的话,坏人的定义就是指故意不思考而无视真理,故意扭曲真理或现实来谋取利益。另外一个奇怪的观察,只有好人才是聪明的,坏人总无法无所顾忌地使用自己的大脑。

有人说过,善恶是最大的力量。一个人想要行动,他必须确信自己在做的事是正确的。而某些人遇到最大的阻碍就是一种特殊的愤世嫉俗,一种根深蒂固的信念:除了自己,大多数的人是没有思考能力的。所以,屈从于这种恐惧,他会有一种信仰:与人打交道是不需要理性的,最好的方法就是暴力,引诱,胁迫,控制等等。然而,需要知道的是,一个人绝对不需要为自己的思考和智慧而道歉,对于那些不愿意思考或者害怕思考的傻瓜,由他们去吧。要正视而不逃避客观世界的一切,以实事求是、客观地态度观察、思考和面对一切现实,绝不能盲目地认为所有人都是不思考和愚蠢的,要看到真实的别人,以他们本身的样子来评价他们,是什么就是什么。要做到不因为个人的倾向故意抬高和贬低任何东西,绝不受到个人任何偏见情绪的影响,实事求是地面对和正视真实世界的一切,并对一切事物通过思考做出理性、客观而自洽的道德评判,这是逃脱这种愤世嫉俗的最佳方法。

现在的社会被反智的文化倾向所主导,而我希望有一天,思考不是一种必须隐藏起来让人鄙视的值得羞愧的事,使得我能活在这样的世界中。只有当人在真正的思考,他的欲望,存在才是真实的,同时才可以真正地不为自己感到羞愧。我希望一个人的真诚思考永远不被攻击,因为这样会是一个更加真诚的世界。因为如果一个人的任何思考都不会被嘲笑,那么他会发现任何都没必要隐藏了,因为关于自己的一切,感情,欲望,行动,都是直接的思想的后果,那么这样人就会是一个无愧而真诚的人了,这样世界也许也会是一个更好的世界,打开自己的心防,去拥抱世界上的每一个人。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敌意根本上来源于他人对自己想法的无视和盲目攻击,如果人与人之间彼此尊重他人的想法,是否会更加真诚一些呢?人思考越多就会越人性。心软,不自负有一种好处,它可以使人不断地放弃错误的假设,为了得到真正的真理,不断地否定错误的想法;同样这也保证了冷静的理智而非任何形式的暴力是第一位的。